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The Argumentative Indian《雲使》《雲使 "Meghaduta"》賴顯邦譯《泰戈爾談文學》《沙恭達羅》

《》「」

我幾周前提過,希望在2018年的紀念賴顯邦先生時,談談賴顯邦譯的《雲使 "Meghaduta"》。
我希望更可以進一步談中國與印度的交流,這是賴先生生前的志趣之一。這一構想的文本是
師覺月《印度與中國:千年文化關係》及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的論文:China and India,收入其書:The Argumentative Indian, pp. 161~90.
 (有漢譯:阿馬蒂亞‧森慣于爭鳴的印度人︰印度人的歷史、文化與身份論集劉建譯,上海三聯書店出版,2007)





泰戈爾談文學  作  者: (印)泰戈爾
出版單位: 商務印書館  出版日期: 2011.
此書收入3篇,與我們今天要談的,賴顯邦翻譯的《雲使》有關係:
《沙恭達羅》
《雲使》
「歌是我的雲使」



在Wikipedia 的"Meghaduta"條目,缺中文版。日文版也只是簡單的介紹:
    所以《雲使》(賴顯邦譯),最少可以使我們不至淪為井底之蛙。
    至少還有許多bonus:《泰戈爾談文學》中的談《沙恭達羅》,內有歌德的詩之翻譯,這與
    《雲使》(賴顯邦譯)的,可以讓我們比較觀摩。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