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The Great Tradition by FR Leavis

此書有漢譯本。
The controversial critic’s statement on English literature is an entertaining,…
THEGUARDIAN.COM|由 ROBERT MCCRUM 上傳

MADNESS AND CIVILIZATION: A History of Insanity in the Age of Reason by Michel Foucault

"Confined in the ship, from which it is impossible to escape, the madman is confined to the thousand branches of the river, the thousand paths of the sea, to this great uncertainty external to everything. He is a prisoner in the midst of the most free, the most open of roads: chained solidly to an infinite crossroads."
--from MADNESS AND CIVILIZATION: A History of Insanity in the Age of Reason by Michel Foucault
Perhaps the French philosopher's masterpiece, which is concerned with an extraordinary question: What does it mean to be mad?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THEATRE/THE PAINTED VEIL by W. Somerset Maugham


“Those words, though heaven only knew how often she had heard them, still gave her her thrill. They braced her like a tonic. Life acquired significance. She was about to step from the world of make-believe into the world of reality.”
―from THEATRE



“Some of us look for the Way in opium and some in God, some of us in whiskey and some in love. It is all the same Way and it leads nowhither.”
―from THE PAINTED VEIL



“How can I be reasonable? To me our love was everything and you were my whole life. It is not very pleasant to realize that to you it was only an episode.”
―from THE PAINTED VEIL by W. Somerset Maugham


Set in England and Hong Kong in the 1920s, The Painted Veil is the story of the beautiful but love-starved Kitty Fane. When her husband discovers her adulterous affair, he forces her to accompany him to the heart of a cholera epidemic. Stripped of the British society of her youth and the small but effective society she fought so hard to attain in Hong Kong, she is compelled by her awakening conscience to reassess her life and learn how to love. READ an excerpt here: http://knopfdoubleday.com/book/109394/the-painted-veil/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 (1774) by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The human race is a monotonous affair. Most people spend the greatest part of their time working in order to live, and what little freedom remains so fills them with fear that they seek out any and every means to be rid of it.”

"No doubt you are right, my best of friends, there would be far less suffering amongst mankind, if men—and God knows why they are so fashioned—did not employ their imaginations so assiduously in recalling the memory of past sorrow, instead of bearing their present lot with equanimity."
--from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 (1774) by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One of the towering figures of world literature, Goethe has never held quite as prominent a place in the English-speaking world as he deserves. This collection of his four major works, together with a selection of his finest letters and poems, shows that he is not only one of the very greatest European writers: he is also accessible, entertaining, and contemporary.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 is a story of self-destructive love that made its author a celebrity overnight at the age of twenty-five. Its exploration of the conflicts between ideas and feelings, between circumstance and desire, continues in his controversial novel probing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Elective Affinities. The cosmic drama of Faust goes far beyond the realism of the novels in a poetic exploration of good and evil, while Italian Journey, written in the author’s old age, recalls his youth in Italy and the impact of Mediterranean culture on a young northerner. Translators includeW.H. Auden, Louise Bogan, David Constantine, Barker Fairley, and Elizabeth Mayer. MORE here:http://knopfdoubleday.com/book/61089/selected-works/

UNESC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70歲 and the Strange Career of Multiculturalism: 宏圖大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編年史(1946-1993)UNESCO 在60年代資助台灣翻譯/

"Like so much of what UNESCO has attempted over its seven-decade career, the world heritage program suffers, if anything, from a surfeit of good intentions. But it continues to be incapable of coping with two elephants in the room: the nation-states that determine what gets designated as cultural heritage and the global tourism industry that profits from the designations."

Does multiculturalism still have its revolutionary potential?
LAREVIEWOFBOOKS.ORG


原標題:習近平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演講(全文)
人民網巴黎3月27日電國家主席習近平27日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發表演講。演講全文如下:

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演講

(2014年3月27日,巴黎)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

尊敬的博科娃總幹事,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大家好!有機會來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感到十分高興。首先,我謹對博科娃女士再次當選教科文組織總幹事,表示衷心的祝賀!對教科文組織為推動人類文明交流互鑑作出的卓越貢獻,表示誠摯的敬意!



3月2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發表重要演講。新華社記者姚大偉攝

教科文組織誕生於69年前,那時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硝煙剛剛散去。面對戰爭給人類帶來的慘烈後果,人類又一次反思戰爭與和平的真諦。千百年來,人類都夢想著持久和平,但戰爭始終像一個幽靈一樣伴隨著人類發展歷程。此時此刻,世界上很多孩子正生活在戰亂的驚恐之中。我們必須作出努力,讓戰爭遠離人類,讓全世界的孩子們都在和平的陽光下幸福成長。

在教科文組織總部大樓前的石碑上,用多種語言鐫刻著這樣一句話:“戰爭起源於人之思想,故務需於人之思想中築起保衛和平之屏障。”

只要世界人民在心靈中堅定了和平理念、揚起了和平風帆,就能形成防止和反對戰爭的強大力量。人們希望通過文明交流、平等教育、普及科學,消除隔閡、偏見、仇視,播撒和平理念的種子。這就是教科文組織成立的初衷。

這樣一種期待,這樣一種憧憬,是我們今天依然要堅守的。不僅要堅守,而且要通過跨國界、跨時空、跨文明的教育、科技、文化活動,讓和平理念的種子在世界人民心中生根發芽,讓我們共同生活的這個星球生長出一片又一片和平的森林。


自1945年成立以來,教科文組織忠實履行使命,在增進世界人民相互了解和信任、推動不同文明交流互鑑方面進行了不懈努力。中國高度重視同教科文組織的合作,願意加大參與教科文組織的各項活動。為體現對非洲的支持和幫助,我們決定把通過教科文組織向包括非洲國家在內的發展中國家提供的長城獎學金名額由每年25人擴大為75人,我們還將同教科文組織一道把援助非洲信託基金的活動繼續開展下去。


原標題:習近平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的演講(全文)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鑑而豐富。文明交流互鑑,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

推動文明交流互鑑,需要秉持正確的態度和原則。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堅持以下幾點。

第一,文明是多彩的,人類文明因多樣才有交流互鑑的價值。陽光有七種顏色,世界也是多彩的。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文明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集體記憶。人類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創造和發展了多姿多彩的文明。從茹毛飲血到田園農耕,從工業革命到信息社會,構成了波瀾壯闊的文明圖譜,書寫了激盪人心的文明華章。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如果世界上只有一種花朵,就算這種花朵再美,那也是單調的。不論是中華文明,還是世界上存在的其他文明,都是人類文明創造的成果。

我參觀過法國盧浮宮,也參觀過中國故宮博物院,它們珍藏著千萬件藝術珍品,吸引人們眼球的正是其展現的多樣文明成果。文明交流互鑑不應該以獨尊某一種文明或者貶損某一種文明為前提。中國人在2000多年前就認識到了“物之不齊,物之情也”的道理。推動文明交流互鑑,可以豐富人類文明的色彩,讓各國人民享受更富內涵的精神生活、開創更有選擇的未來。

第二,文明是平等的,人類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互鑑的前提。各種人類文明在價值上是平等的,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不足。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明,也不存在一無是處的文明,文明沒有高低、優劣之分。

我訪問過世界上許多地方,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了解五大洲的不同文明,了解這些文明與其他文明的不同之處、獨到之處,了解在這些文明中生活的人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我到過代表古瑪雅文明的奇琴伊察,也到過帶有濃厚伊斯蘭文明色彩的中亞古城撒馬爾罕。我深深感到,要了解各種文明的真諦,必須秉持平等、謙虛的態度。如果居高臨下對待一種文明,不僅不能參透這種文明的奧妙,而且會與之格格不入。歷史和現實都表明,傲慢和偏見是文明交流互鑑的最大障礙。

第三,文明是包容的,人類文明因包容才有交流互鑑的動力。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人類創造的各種文明都是勞動和智慧的結晶。每一種文明都是獨特的。在文明問題上,生搬硬套、削足適履不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十分有害的。一切文明成果都值得尊重,一切文明成果都要珍惜。

歷史告訴我們,只有交流互鑑,一種文明才能充滿生命力。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麼“文明衝突”,就可以實現文明和諧。這就是中國人常說的:“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中華文明經歷了5000多年的歷史變遷,但始終一脈相承,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提供了豐厚滋養。中華文明是在中國大地上產生的文明,也是同其他文明不斷交流互鑑而形成的文明。

公元前100多年,中國就開始開闢通往西域的絲綢之路。漢代張騫於公元前138年和119年兩次出使西域,向西域傳播了中華文化,也引進了葡萄、苜蓿、石榴、胡麻、芝麻等西域文化成果。西漢時期,中國的船隊就到達了印度和斯里蘭卡,用中國的絲綢換取了琉璃、珍珠等物品。中國唐代是中國歷史上對外交流的活躍期。據史料記載,唐代中國通使交好的國家多達70多個,那時候的首都長安里來自各國的使臣、商人、留學生雲集成群。這個大交流促進了中華文化遠播世界,也促進了各國文化和物產傳入中國。15世紀初,中國明代著名航海家鄭和七次遠洋航海,到了東南亞很多國家,一直抵達非洲東海岸的肯尼亞,留下了中國同沿途各國人民友好交往的佳話。明末清初,中國人積極學習現代科技知識,歐洲的天文學、醫學、數學、幾何學、地理學知識紛紛傳入中國,開闊中國人的知識視野。之後,中外文明交流互鑑更是頻繁展開,這其中有衝突、矛盾、疑惑、拒絕,但更多是學習、消化、融合、創新。

佛教產生於古代印度,但傳入中國後,經過長期演化,佛教同中國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發展,最終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給中國人的宗教信仰、哲學觀念、文學藝術、禮儀習俗等留下了深刻影響。中國唐代玄奘西行取經,歷盡磨難,體現的是中國人學習域外文化的堅韌精神。根據他的故事演繹的神話小說《西遊記》,我想大家都知道。中國人根據中華文化發展了佛教思想,形成了獨特的佛教理論,而且使佛教從中國傳播到了日本、韓國、東南亞等地。

2000多年來,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等先後傳入中國,中國音樂、繪畫、文學等也不斷吸納外來文明的優長。中國傳統畫法同西方油畫融合創新,形成了獨具魅力的中國寫意油畫,徐悲鴻等大師的作品受到廣泛讚賞。中國的造紙術、火藥、印刷術、指南針四大發明帶動了世界變革,推動了歐洲文藝復興。中國哲學、文學、醫藥、絲綢、瓷器、茶葉等傳入西方,滲入西方民眾日常生活之中。《馬可·波羅遊記》令無數人對中國心嚮往之。
大家都知道,中國有秦俑,人們稱之為“地下的軍團”。法國總統希拉克參觀之後說:“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過埃及。不看秦俑,不算真正到過中國。”1987年,這一塵封了2000多年的中華文化珍品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中國還有大量文明成果被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世界記憶遺產名錄。這裡,我要對教科文組織為保存和傳播中華文明作出的貢獻,表示衷心的感謝!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當今世界,人類生活在不同文化、種族、膚色、宗教和不同社會制度所組成的世界裡,各國人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

中國人早就懂得了“和而不同”的道理。生活在2500年前的中國史學家左丘明在《左傳》中記錄了齊國上大夫晏子關於“和”的一段話:“和如羹焉,水、火、醯、醢、鹽、梅,以烹魚肉。”“聲亦如味,一氣,二體,三類,四物,五聲,六律,七音,八風,九歌,以相成也。”“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若琴瑟之專壹,誰能聽之?”

世界上有200多個國家和地區,2500多個民族和多種宗教。如果只有一種生活方式,只有一種語言,只有一種音樂,只有一種服飾,那是不可想像的。

雨果說,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胸懷。對待不同文明,我們需要比天空更寬闊的胸懷。文明如水,潤物無聲。我們應該推動不同文明相互尊重、和諧共處,讓文明交流互鑑成為增進各國人民友誼的橋樑、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維護世界和平的紐帶。我們應該從不同文明中尋求智慧、汲取營養,為人們提供精神支撐和心靈慰藉,攜手解決人類共同面臨的各種挑戰。

1987年,在中國陝西的法門寺,地宮中出土了20件美輪美奐的琉璃器,這是唐代傳​​入中國的東羅馬和伊斯蘭的琉璃器。我在欣賞這些域外文物時,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對待不同文明,不能只滿足於欣賞它們產生的精美物件,更應該去領略其中包含的人文精神;不能只滿足於領略它們對以往人們生活的藝術表現,更應該讓其中蘊藏的精神鮮活起來。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拿破崙曾經說過,世上有兩種力量:利劍和思想;從長而論,利劍總是敗在思想手下。我們要積極發展教育事業,通過普及教育,啟迪心智,傳承知識,陶冶情操,使人們在持續的格物致知中更好認識各種文明的價值,讓教育為文明傳承和創造服務。我們要大力發展科技事業,通過科技進步和創新,認識自我,認識世界,改造社會,使人們在持續的天工開物中更好掌握科技知識和技能,讓科技為人類造福。我們要大力推動文化事業發展,通過文化交流,溝通心靈,開闊眼界,增進共識,讓人們在持續的以文化人中提升素養,讓文化為人類進步助力。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中國人民正在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是要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既深深體現了今天中國人的理想,也深深反映了中國人自古以來不懈追求進步的光榮傳統。

實現中國夢,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均衡發展、相互促進的結果。沒有文明的繼承和發展,沒有文化的弘揚和繁榮,就沒有中國夢的實現。中華民族的先人們早就嚮往人們的物質生活充實無憂、道德境界充分昇華的大同世界。中華文明歷來把人的精神生活納入人生和社會理想之中。所以,實現中國夢,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比翼雙飛的發展過程。隨著中國經濟社會不斷發展,中華文明也必將順應時代發展煥發出更加蓬勃的生命力。

每一種文明都延續著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脈,既需要薪火相傳、代代守護,更需要與時俱進、勇於創新。中國人民在實現中國夢的進程中,將按照時代的新進步,推動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激活其生命力,把跨越時空、超越國度、富有永恆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讓收藏在博物館裡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裡的文字都活起來,讓中華文明同世界各國人民創造的豐富多彩的文明一道,為人類提供正確的精神指引和強大的精神動力。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

“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明年是教科文組織成立70週年,我相信,在博科娃總幹事領導下,教科文組織一定能為推動人類文明交流互鑑、促進世界和平譜寫新的篇章。



謝謝大家。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 在60年代資助台灣翻譯

《希臘羅馬名人傳》Plutarch (46-120)普魯塔克《道德論集 選》


亞里士多德 詩學箋註姚一葦譯注  國立編譯館 +台灣中華書局




Good Riddance to a Repeat U.N. Offender
Unesco's Palestine fiasco is only the latest of the agency's offenses.




good riddance

Also, good riddance to bad rubbish. A welcome loss or departure. This expression is often used as an exclamation. For example, The principal has finally retired, and most of the teachers are saying, "Good riddance!" or When Jean decided to give up her violin her relieved family quietly said, "Good riddance to bad rubbish.". [Late 1700s]

新聞報導 | 2011.11.07
教科文組織前景堪憂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未來的經費還沒有著落。在美國停止向該機構繳納會員費後,教科文組織缺少資金來維持重要的文化項目。德國執政黨聯盟黨對此的立場很明確:教科文組織是作繭自縛。美國很快就作出了反應。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0月31日決定接納巴勒斯坦為成員後,美國立即宣布,將兌現此前的威脅,停止向該機構提供資金。華盛頓是教科文組織重要的出資國,每年提供6000萬美元的資金,佔教科文組織經費預算的22%。教科文組織沒有想到的是,美國會這麼快就付諸行動。至少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Irina Bokova)給人的印像是這樣的。她11月2日對媒體表示:"我呼籲美國政府、國會和美國人民,尋找一條新的道路,在目前這個艱難時刻,繼續支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工作。"她指出,該機構的資金也用來資助與美國的利益息息相關的項目,例如伊拉克獨立媒體的發展和阿富汗警察的掃盲。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教科文組織總幹事博科娃德國不會停止出資與美國一樣對接納巴勒斯坦投了反對票的德國則表示,將繼續為教科文組織提供資金。德國每年為該機構出資2300萬歐元。聯邦政府負責文化事務的國務秘書皮佩爾(Cornelia Pieper)表示,德國不會停止繳費。這位與德國外長韋斯特韋勒同屬自民黨的女政治家說:"我們認為,現在用這樣的措施來懲罰教科文組織是沒有道理的。"與自民黨聯合執政的聯盟黨則對教科文組織提出了批評。聯盟黨議會黨團的外交政策發言人米斯菲爾德(Philipp Missfelder)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美國的做法只是對教科文組織錯誤決定的一個反應而已。"他認為,教科文組織作出的許多決定"都是​​對以色列的詆毀,讓這個國家成為眾矢之的,但事實上,以色列是整個中東地區唯一運作有效的民主國家。"米斯菲爾德還指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有越俎代庖之嫌,"其實該組織更應該起到調解的作用,聯合國組織應該保持中立。"在聯邦層面代表德國民間文化團體的德國文化理事會則批評美國的做法不恰當。該理事會執行長齊默曼(Olaf Zimmermann)對德國之聲表示:"這是一個民主的程序。教科文組織的多數成員作出了這一決定。而現在少數反過來要懲罰這個組織,這是不可以的。"他擔心,美國在做法會對其他國家產生示範效應​​。以色列和加拿大已經宣布,也將停止向教科文組織繳納會費。德國文化理事會得出的結論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根本基礎受到了動搖"。作者:Friederike Schulz 編譯:葉宣責編:樂然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未来的经费还没有着落。在美国停止向该机构缴纳会员费后,教科文组织缺少资金来维持重要的文化项目。德国执政党联盟党对此的立场很明确:教科文组织是作茧自缚。



戒嚴氣氛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迎來70歲生日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成立於1945年11月16日,首批簽約的只有37個國家。目前,這個組織已發展成為擁有195個會員的聯合國所屬的大型機構。週一,在剛剛經歷恐怖襲擊的巴黎,該組織迎來70歲生日。
UNESCO Konferenz in Paris

(德國之聲中文網)1945年11月,整個世界還未能從剛剛結束的戰爭中得到恢復。當時英國教育大臣維德金森( Ellen Witkinson)召集了37個國家的代表在倫敦聚會,商討怎樣以文化作為長久維護和平的有效手段。在她看來,一切戰爭都是在人類的頭腦中首先醞釀誕生的,那麼,和平也應該深深地植根於人類的大腦中。當年11月16日,出席倫敦會議的人們簽署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憲章。
這個文件的總綱中寫道:"建立在政府間政治與經濟協定基礎上的和平,無法取代世界各民族一致、長久與真誠的支持。要讓和平不遭受失敗,必須把它植根於人類的精神與道德之中。"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戰爭結束前的構想階段,首先被設計成一個對話平台,參與國進行雙邊協商並簽訂協定。隨著聯合國框架的雛形逐漸得到廣泛接受,教科文組織的設計者們認為,在聯合國框架下該組織展開全球性活動的機會才能夠得以保障,於是,教科文組織在成立之初便是聯合國的一個下屬機構。
開始時,該機構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的代言人。隨著時代的變遷,尤其在上世紀60年代之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參與國當中,東西方以及南北方之間的比例發生了變化,因此領導結構也隨之發生變化。德意志電台舉例報導,1974年,教科文組織秘書長首次由一名非洲人擔任。這個創先河之舉招致了即便被看作是自由派媒體的《華盛頓郵報》的激烈抨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被第三世界的共產主義者集體劫持。他們對消除文盲的計劃並不感興趣,他們更熱衷的是搞意識形態的大辯論,更垂涎豪華的生活方式。"
美國停交會費
一直以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全體大會奉行"一國一票"的原則。這樣一個結構很難讓美國主導的西方推動並貫徹他們的理念。
Kaiserkanal in China
大運河與201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冊
2011年,該組織全體大會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了接納巴勒斯坦為觀察國成員的決議,該事件導致教科文組織的最大金主美國停止繳納會費。美國繳納的會費佔該組織會費總額的22%。作為成員國的以色列也配合了美國的行動停止繳納會費。
此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財政狀況陷入極度窘境,尤其是世界文化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更是深受其苦。該委員會每年舉行年會,期間做出接收新的文化遺產並將其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決定,以及哪些已經入冊的人類文化遺產受到威脅(上了紅名單)或將之刪除。
1978年,世界文化遺產委員會首次頒發"世界文化遺產"的稱號。截止到2014年來,全世界161個國家和地區的1007個自然景觀和建築獲得這一榮譽。
原計劃在今年11月16日這一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舉行盛大的紀念該機構成立70週年儀式,將迎來許多國家的首腦。但造成近130人死亡的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一些貴賓如伊朗總統盧哈尼已取消行程,加上法國實施戒嚴令,這一活動是否如期舉行,截稿時還未能知曉。


---


不知怎麼回事 胡適的日記缺1945年
1945年11月初 中國派到倫敦 去制定UNESCO 憲章的代表團的
首席代表是胡適 其他代表為 李書華 程天放 羅家倫和趙元任
李書華先生有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前後五次的回憶" (未讀)
羅家倫先生至少也有一篇他們(未說訪者)會後去"一次訪問 一次觀摩"泰晤士報的精彩記錄

2008/9/2

The Story of a Grand Design: UNESCO 1946-1993-People, Events and Achievements

Michel Conil Lacoste (著) The Story of a Grand Design: UNESCO 1946-1993-People, Events and Achievements (UNESCO Reference Books) Unesco (1995/05)
宏圖大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編年史(1946-1993)》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 1996



p.204 英文有錯
應該是VENICE RESTORED: UNESCO Twenty-five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4 November 1966, the day when Venice was flooded ... Publication Date, 11-03-1991 10:00 am. Publication Location, Paris ... www.unesco.org





Willa Cather 作品

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s Willa Cather Digital Archives

http://cather.unl.edu/



Everyman's Library
"The Hawthorn Tree" by Willa Cather
Across the shimmering meadows--
Ah, when he came to me!
In the spring-time,
In the night-time,
In the starlight,
Beneath the hawthorn tree.
Up from the misty marsh-land--
Ah, when he climbed to me!
To my white bower,
To my sweet rest,
To my warm breast,
Beneath the hawthorn tree.
Ask of me what the birds sang,
High in the hawthorn tree;
What the breeze tells,
What the rose smells,
What the stars shine--
Not what he said to me!
*
Before Willa Cather went on to write the novels that would make her famous, she was known as a poet, the most popular of her poems reprinted many times in national magazines and anthologies. Her first book of poetry, April Twilights, was published in 1903, but Cather significantly revised and expanded it in a 1923 edition entitled April Twilights and Other Poems. This Everyman’s Library edition reproduces for the first time all the poems from both versions of April Twilights, along with a number of uncollected and previously unpublished poems by Cather, as well as an illuminating selection of her newly released letters. In such lyrical poems as “The Hawthorn Tree,” “Winter at Delphi,” “Prairie Spring,” “Poor Marty,” and “Going Home,” Cather exhibits both a finely tuned sensitivity to the beauties of the physical world and a richly symbolic use of the landscapes of myth. The themes that were to animate her later masterpieces found their first expression in these haunting, elegiac ballads and sonnets.

Vintage Books & Anchor Books
"He came to be very glad that he had known her, and that she had had a hand in breaking him in to life. He has known pretty women and clever ones since then,—but never one like her, as she was in her best days. Her eyes, when they laughed for a moment into one's own, seemed to promise a wild delight that he has not found in life. 'I know where it is,' they seemed to say, 'I could show you!'"  
Willa Cather, A LOST LADY
《殘百合》張心漪譯,台北:暢流,1956;台北:大地:1981,pp.134-35
A portrait of a woman who reflects the conventions of her age even as she defies them and whose transformations embody the decline and coarsening of the American fronti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_Lost_Lady
WillaCather ALostLady.jpg
First edition
AuthorWilla Cather
CountryUnited States
LanguageEnglish
PublisherAlfred A. Knopf
Publication date
September 1923
Media typePrint (Hardback)

翻譯偵探事務所新增了 3 張相片
2014年9月12日
1956年張心漪翻譯的「殘百合」,暢流出版,譯自美國女作家Willa Cather的小說A Lost Lady(1923)。Willa Cather在1940-1950年代頗受歡迎,湯新楣翻譯的「原野長宵」(後改名「我的安東妮亞」)和「開墾的人」都再版多次。
這本「殘百合」是從一個孩子的角度,描寫一個迷人的少婦。少婦的丈夫比她年長二十五歲,老夫少妻,後來丈夫年事漸高,中風以後,妻子仍在盛年,有次與人偷情被那敘事者看到,遂覺偶像崩壞,無限悵惘..因此書名A Lost Lady。張心漪譯的真好看,但書名讓人想到「殘花敗柳」,似乎有點言重。



1940.12.18 胡適50歲生日後一天給Roberta (Robby) Lowitz*一封信.
說昨天杜威博士給他一封很好的短箋.....兩個晚上前胡適讀 Willa Cather (1873 - 1947) Double Birthday,( set in Pittsburgh, is part of a group referred to as the Pittsburgh stories.) ,說它是其生平讀過的最佳小說之一......."我喜Willa Cather的書. 妳知道她嗎?"......


"Even in American cities, which seem so much alike, where people seem all to be living the same lives, striving for the same things, thinking the same thoughts, there are still individuals a little out of tune with the times - there are still survivals of a past more loosely woven, there are disconcerting beginnings of a future yet unforeseen."
 *
 胡適之先生的世界The World of Dr. Hu Shih: 胡適的愛情神話: 《星星 ...
hushihhc.blogspot.com/.../blog-post_4967.ht...Translate this page
Aug 2, 2012 - 胡適與Roberta (Robby) Lowitz (後來為杜威夫人/師母胡適晚年說Robby是富家女將杜威照顧得很好......)的情緣不過我們看杜威的傳記中怎說她倆的 ...
*****
'The Selected Letters of Willa Cather'
Edited by ANDREW JEWELL and JANIS STOUT
Reviewed by TOM PERROTTA


In her letters, the novelist Willa Cather emerges as a strong and vivid presence, a woman at once surprisingly modern and touchingly - if not always sweetly - old-fashioned.
O Pioneers! is a 1913 novel by American author Willa Cather. It was written in part when Cather was living in Cherry Valley, New York, with Isabelle McClung[1] and was completed at the McClungs' home in Pittsburgh.[2]

啊,拓荒者!資中筠 譯(《閑情記美》內收入1988/1997 二版的介紹----
The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of O Pioneers!, by Willa Cather ,沒收入文中說的題詞。
  
   http://cather.unl.edu/0017.html  



Willa Cather was born on this day in 1873 in Virginia, though she lived in Nebraska from age ten.
"The great fact was the land itself, which seemed to overwhelm the little beginnings of human society that struggled in its sombre wastes. It was from facing this vast hardness that the boy's mouth had become so bitter; because he felt that men were too weak to make any mark here, that the land wanted to be let alone, to preserve its own fierce strength, its peculiar, savage kind of beauty, its uninterrupted mournfulness." --from "O Pioneers!" (1913)
No other work of fiction so vividly evokes the harsh beauty and epic sweep of the Nebraska prairies that Cather knew and loved. The heroine of O Pioneers!, Alexandra Bergson, is a young Swedish immigrant at the turn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who inherits her father’s wind-blasted land and, through years of hard work, turns it into a prosperous farm. Fiercely independent, Alexandra sacrifices love and companionship in her passionate devotion to the land, until tragedy strikes and brings with it the chance for a new life.

PRAIRIE SPRING EVENING and the flat land, Rich and sombre and always silent; The miles of fresh-plowed soil, Heavy and black, full of strength and harshness; The growing wheat, the growing weeds, The toiling horses, the tired men; The long empty roads, Sullen fires of sunset, fading, The eternal, unresponsive sky. Against all this, Youth, Flaming like the wild roses, Singing like the larks over the plowed fields, Flashing like a star out of the twilight; Youth with its insupportable sweetness, Its fierce necessity, Its sharp desire, Singing and singing, Out of the lips of silence, Out of the earthy dusk.


Willa Sibert Cather was born in Gore, Virginia on this day in 1873.
"That is happiness; to be dissolved into something complete and great. When it comes to one, it comes as naturally as sleep."
— from 'My Ántonia' by Willa Cather
Often considered her first masterpiece, with 'My Ántonia' Willa Cather created one of the most winning yet thoroughly convincing heroines in American fiction. Ántonia Shimerda, the daughter of Bohemian immigrants, not only survives her father's suicide, poverty, and a failed romance, she triumphs with high spirits. 'My Ántonia' was enthusiastically received in 1918 when it was first published, and placed Cather in the forefront of women novelists.
-----

“In great misfortunes, people want to be alone. They have a right to be. And the misfortunes that occur within one are the greatest. Surely the saddest thing in the world is falling out of love--if once one has ever fallen in.”
―from THE PROFESSOR'S HOUSE by Willa Cather
A study in emotional dislocation and renewal--Professor Godfrey St. Peter, a man in his 50's, has achieved what would seem to be remarkable success. When called on to move to a more comfortable home, something in him rebels.

Everyman's Library
"The sky was as full of motion and change as the desert beneath it was monotonous and still, — and there was so much sky, more than at sea, more than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The plain was there, under one's feet, but what one saw when one looked about was that brilliant blue world of stinging air and moving cloud. Even the mountains were mere ant-hills under it. Elsewhere the sky is the roof of the world; but here the earth was the floor of the sky. The landscape one longed for when one was away, the thing all about one, the world one actually lived in, was the sky, the sky!"
--from DEATH COMES FOR THE ARCHBISHOP (1927) by Willa Cather
Willa Cather’s story of the missionary priest Father Jean Marie Latour and his work of faith in the wilderness of the Southwest is told with a spare but sensuous directness and profound artistry. When Latour arrives in 1851 in the territory of New Mexico, newly acquired by the United States, what he finds is a vast desert region of red hills and tortured arroyos that is American by law but Mexican and Indian in custom and belief. Over the next four decades, Latour works gently and tirelessly to spread his faith and to build a soaring cathedral out of the local golden rock—while contending with unforgiving terrain, derelict and sometimes rebellious priests, and his own loneliness. DEATH COMES FOR THE ARCHBISHOP shares a limitless, craggy beauty with the New Mexico landscape of desert, mountain, and canyon in which its central action takes place, and its evocations of that landscape and those who are drawn to it suggest why Cather is acknowledged without question as the most poetically exact chronicler of the American frontier. Introduction by A.S. Byatt. MORE here:http://knopfdoubleday.com/…/death-comes-for-…/9780679413196/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楊允達《巴黎摘星集》《書寫者,看見 (楊允達 篇) :一夢四十年》(陳文發);《塞纳河畔》

《巴黎摘星集》臺北市幼獅文化. 1984


楊允達,一九三三年生於武漢,祖籍北平,今稱北京。一九四六年隨雙親遷往台灣,台灣大學史學系畢業,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法國巴黎大學文學博士。曾任中央通訊社記者、駐非洲特派員、駐巴黎特派員、駐日內瓦聯合國特派員、外文部主任長達四十年,美國美聯社駐台北特派員三年六個月。十五歲時寫詩,第一首詩『希望』,於一九四九年七月十八日刊載在今日聯合報之前身『全民日報』,一九五三年與詩人紀弦、鄭愁予、葉泥、林泠、商禽、楚戈、羅行等人在台北創組現代詩社,成立台灣詩壇的現代派。六十年來不停寫詩,作品見刊於紀弦主編的台灣第一個詩刊《新詩周刊》,以及紀弦創辦的《詩志》、《現代詩》、覃子豪、余光中主編的《藍星詩刊》,洛夫、張默、瘂弦等人主編的《創世紀》,羅行主編的《南北笛》,和黃仲琮主編的《詩隊伍》等詩刊,與詩人鐘鼎文,墨人、覃子豪、羅行、鄭愁予、葉泥、林泠、商禽、沉冬、秀陶、辛鬱、麥穗、羅門、蓉子、羊令野、楚戈等交往甚密,奠定了他在台灣詩壇的地位。1961年他考進中央社,先後服務40年,於1998年,屆齡65歲退休。歷任記者、外文部主任、駐伊索比亞特派員、駐巴黎特派員、駐南非特派員、駐日內瓦特派員。曾於1969年10月至1973年3月出任美聯社駐華特派員,採訪日、台斷交,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北京、台灣退出聯合國等重大新聞。他曾出版:《又來的時候》、《伊索比亞風情畫》、《彩虹集》、《允達詩選》、《巴黎夢華錄》、《巴黎摘星集》、《西行采風志》、李金發評傳《一罐酒》、《異鄉人吟》、《李金發的作品與生平》等17本散文集和詩集。他於一九八五年加入世界詩人大會,一九九四年出任世界詩人大會秘書長,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在墨西哥舉行的第廿八屆世界詩人大會中,全票當選為世界詩人大會主席暨美國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院長,可謂集詩人、作家、記者、史學家於一身,著有詩集六本、散文集六本、詩評理論二本,翻譯詩集三本。其中『異鄉人吟』和『三重奏』兩本詩集是作者用中、英、法、三種語文著作,被公認為極少數能用中、英、法、三種語文同時創作的詩人。曾獲中國文藝協會頒贈榮譽文藝獎章』,中國新詩學會頒給『詩教獎』,韓國漢江文化協會,外蒙古作家協會,以及印度筆會,均曾分別在漢城、烏蘭巴托和清奈,頒授優等文藝獎章,肯定他在國際詩壇的成就。他的詩已被翻譯成英、法、日、西班牙、斯洛伐克、希臘、蒙古,以及韓國等九種文字出版。他當選世界詩人大會主席後。創設英文網站,最近又設立日文和西班牙文網站,不久將設立中文網站誓志在他任內,把中國詩人的作品介紹到全世界,宏揚詩教,促進世界大同。他於2010年在北京設立世界詩人大會中國辦事處,任命著名詩人北塔為辦事處主任。他於今年四月初訪問美國芝加哥鄰近的肯諾夏市,籌辦定於今年八月廿八日至九月四日在該城舉行篛三十一屆世界詩人大會,邀請全球二十六國的二百多位詩人參加,肯諾夏市市長波斯曼特別在市長辦公室接見,頒給他獎狀,宣佈四月十七日為楊允達博士日,此一新聞見刊美國報紙。Google網路http://www.xxxiworldcongresso…



2016/0828
書寫者,看見 (楊允達 篇)
一夢四十年
那天來到林口長庚養生村,和多年不見的前輩詩人楊允達老師閒談,從他1947年228事件3個月後,隨母親與哥姐弟們來台,和已先前抵台接收台灣鐵路作業,在鐵路局任文牘工作的父親團聚,不久進入和平中學初中部(現今師大附中,也曾稱師院附中)就讀,那年十三歲開始寫起詩來,一路談到任中央通訊社駐法特派員期間,於1981年開始參與國際筆會活動,以至1985年開始以「以詩會友,促進世界和平」參與世界詩壇活動,並於2008年全票當選「世界詩人大會」主席暨「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院長,連任三屆迄今。
雖然多年前,曾前往淡水紅樹林的居所拜訪過,但要面對他有著四十年國際特派員,豐富的國際採訪經歷,行前確實備感壓力。這回再次拜訪,見他依然如往昔般親切,不疾不徐,很有耐心的,詳細回答我閒談中所提出的話題。加上他台大歷史系學妹,他的夫人曼施,王萍女士,在一旁聽我談起他們幾十年的老朋友近況,偶也接上幾句,忽時感嘆、忽時發出親切的笑聲,讓我壓力減輕不少,也放鬆自在了許多。
談了一陣寫詩的話題後,問起他:您台大歷史系畢業後,沒持續往歷史學科發展,反而轉讀了政大新聞研究所?他說:早年台灣的大學都是個別獨立招考,當時政大還沒復校,如果政大提早復校,我會毫不猶豫去考政大新聞系。我考上台大,台大沒新聞系,也考上師範學院,我對繪畫有基礎也有興趣,曾經想讀美術系,最後選擇台大歷史系。畢業後,政大已復校,設有新聞研究所,我和台大歷史系要好的同班同學逯耀東,一起報考新研所,數百人報考,僅取十名,結果我僥倖考上,逯耀東沒考上,轉考香港新亞書院研究所,苦研歷史,後來成為知名的史學家。
所以您從小的志願,是想當新聞記者?他說:的確,我夢想當記者,而且要當一名戰地記者。您這記者夢,是從何時開始築起的?他和坐我後方的師母曼施,異口同聲的回說:讀高中的時候。他接著說:在成功中學時,讀到美國戰地記者恩尼‧派爾(ERNIE‧PYIE)寫的戰地報導,是正中書局印行,于熙儉翻譯的《大戰隨軍記》。中文版是由《Here is Your War》(這是你的戰爭)與《Barve Men》(勇士們)兩書合訂成一集。是恩尼‧派爾於1942~1945年期間,隨美軍部隊前進北非、西西里島、義大利、法國戰場,以至最後採訪太平洋戰爭中最激烈,死傷慘重的硫磺島戰役。
恩尼‧派爾的戰地報導寫得真好,我當時讀得非常入迷,其中有一段我至今仍印象深刻,他描寫硫磺島戰役中,好友被日軍子彈打中,當場在他面前倒下,當時我看了他的報導,覺得當戰地記者實在太刺激了。可惜他於1945年4月17日,隨77步兵師登陸琉球群島的伊江島,隔日在採訪途中,遭日軍機槍手,擊中貫穿太陽穴,當場身亡,可說死得其所。
您後來當了記者,曾前往戰地採訪嗎?他說:後來我考進中央通訊社,也曾被派往當時兩岸冷戰時期的戰地,金門、烏坵、馬祖、東引,去最前線採訪,搭過登陸艇、驅逐艦、水上飛機,靠退潮搶灘上岸。金門、馬祖去過很多次,我記得有回去馬祖採訪,中共得到消息,砲彈就直接打過來了,我們趕緊上岸,躲進山洞裡。
他接著談到1963年,採訪中美聯合演習:「藍天演習」是中美聯合的海陸空三級作戰演習,美國太平洋艦隊、台灣驅逐艦隊全部動員。我和各家媒體記者從松山機場,搭直升機飛基隆外海,降抵美國航空母艦雛鷹號,雛鷹號約有十四層樓高,像一座小型的城市,從台灣開往菲律賓馬尼拉採訪。隔年中央社派我代表全國新聞界,到琉球採訪美軍在彰化「天兵演習」時輪姦少女暴行案,同行者有當時北美司科長錢復、司法官李模、辯護律師端木愷。
請您談談目前中央通訊社的現況,他說:中央社最早是屬於國民黨,但預算來自教育部,始終搞不清楚,後來預算一部分來自教育部,一部分來自賣新聞的收入,現是財團法人組織,跟國民黨已無關係,預算百分之八十是來自新聞局,現在新聞局就可以把中央社掐死,不給預算就活不了。我1961年二月從金門服完預備軍官役,自金門戰地返台,憑當時政大新研所碩士學歷,要考《聯合報》、新聞局、外交部,幾乎都可以考取,但我的志願就是要當一名中央社的記者,那時中央社的特派員都是第一流的,我只報考中央社,四月百人報考,只錄取我一名。
我四十年只做一種職業,直到1998年六十五歲退休,中央社已不屬於黨,也不屬於公家單位,領了三百萬退休金,那時三百萬在台北市區,只能買一間廁所,所以我能存活到今也算是很不容易。他接著說:我在台灣所受的教育是,和平→建國→成功→台大→政大,完成學業後,在陸軍步兵學校受訓半年,在政工幹校受訓三個月,再派往金門前線,我是苦哈哈,服完整整兩年兵役,是按規矩來的,不像有背景的人,可以逃避兵役,不當兵直接去美國留學。
那時有所謂的「道德重整運動」,是于斌總主教與瑞士「道德重整會」合作,招考青年大學生,把他們送到美國受訓後,分派到不同的國家去服務,很多國民黨大官子弟,藉機鑽這個洞,到了美國開小差跑掉,不必服兵役就可以直接去美國留學,回台還可以馬上當高級官員。
這些都是以前國民黨黑暗的地方,我對國民黨了解,對共產黨也很了解,我是反國民黨也反共產黨,只要是不好的我都反,台灣現在不是分藍綠嗎?我不認你藍綠,我只認真假好壞,藍裡有壞的,綠裡有好的,藍裡有假的,綠裡有真的,拿鈔票來說,有真有假,真的就是真的,假的一毛不值,我們對人對事,是講是非真假,我不講你藍綠,今天你對我講你是藍的,我也不會對你好到哪去,反之。我只講你好不好,你是正派的,你是邪惡的,小人我是看不起的,我不跟你往來,好人我跟你接近,做人就是這樣。國民黨也有壞的,壞得比民進黨的壞更壞的都有。
您在記者生涯中,除了採訪過蔣中正、宋美齡、蔣經國,還有法國五任總統戴高樂、龐畢度、季斯卡、米特朗、席哈克,美國總統尼克森、艾森豪,古巴強人卡斯楚,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首相柴契爾夫人等等國際政治領袖,讓我訝異的是,六、七十年代,您在海外還親身採訪過,中共總理周恩來、華國鋒、鄧小平,請您談談這段經歷,他聽了我的提問,笑說:我派駐在海外約有二十五年,走過歐、亞、美、非四大洲三十多個國家,的確有較多機會採訪到國際政治領袖,之所以有機會訪問到周恩來,這得要從當年台灣外交部,祕密推動非洲外交的「先鋒計畫」談起。
1965年我被社長馬星野,派到衣索匹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出任駐非洲特派員,名義上是中央社記者,但實際上我是外交部派到衣從事地下外交工作,領外交部參事的薪水。1961年開始,英、法非洲的殖民地紛紛獨立,共計有五、六十個都是剛獨立的國家,無論大或小的國家,在聯合國都有投票權。我在衣收集他們在聯合國的動向情報,做工作並說服他們在聯合國支持台灣,來鞏固我們在聯合國常務理事的合法席位。
當時台灣與衣並無邦交,中共新華社駐非記者,得知我抵衣,先阻擾我參加外籍記者聯誼會,又唆使衣外交部新聞司推延發給我記者證和居留證,把我孤立起來,但我還是想盡辦法在半年內,於衣建立了中央社駐非辦事處。九個月後才把我太太和大兒子接來衣,我二兒子是在衣出生的。台灣祕密推動「先鋒計畫」外交,派遣去非洲有農耕隊、醫療隊、手工藝隊以及獸醫隊,其實這些隊伍和我一樣,都是派駐在當地從事情報蒐集的工作。派在衣的新華社、塔斯社、法新社、路透社、美國新聞處等等國家新聞機構,我們都知道彼此同樣是在做情報蒐集的工作。
1965年六月,中共總理周恩來率領四十多名外交、貿易幹部,搭乘蘇聯伊流申型噴射螺旋槳兩用的中國民航,先到坦桑尼亞經肯亞飛抵衣。周恩來在坦受到熱情招待,慷慨激昂地向非洲人民宣布:「非洲革命的時機已經成熟」。他來衣主要是來拉攏「不結盟國家」盟主,衣皇帝塞拉西一世,一同打倒「美帝」,當時塞拉西跟美國走得很近,所以沒出面接見他。我聽到消息趕抵機場,見周恩來穿著列寧裝走下飛機,那年他大約五十幾歲,相貌好,濃眉大眼,眼睛非常有神,走近我時,那位之前持續阻擾我的新華社記者,連忙上前低聲地告訴他,我是國民黨派來的特務,他聽了還回頭看了我一眼,再往前跟衣國的官員握手寒暄。
周恩來步入機場貴賓室時,原本不預備發表談話,但三十多名國際記者圍著他,使他不得不說幾句。我跟他坐得很近,幾乎是面對面,他用普通話說他從坦桑尼亞經過肯亞來到衣,飛機加油後將飛埃及訪問,才返回北京。中共的兩名隨行攝影記者,不拍周總理,鏡頭反而對準我,連續拍了整整兩分鐘。他講了幾句話後,接著與衣外長卡第瑪晤談,記者群可以在五十呎距離處旁觀,他們講話非常小聲,尤其是卡第瑪,他向周恩來解釋首相為何沒來親臨接機,周恩來用普通話問他,為何衣與中共建交的事,一直猶豫不決?
接著談到採訪鄧小平,他說:1975年,鄧小平剛剛起來,以中共副總理的身分,前往法國進行正式訪問,距離他早年勤工儉學來到巴黎,已超過半個多世紀,雖已年逾古稀,當時我是駐法特派員,在機場見他步履穩健,毫無倦容。法國總理希哈克親自去機場接他,他雖然身材是矮了點,和高大的希哈克並肩檢閱儀隊,但他那股炯炯有神的氣勢,讓人看了油然起敬。我直接和他打招呼採訪,他說得一口四川味的普通話。
結束閒談前,楊允達對於四十年的記者生涯,有所感悟的說:身處在時代巨變的潮流中,實在難以想像,現今中央社與蘇俄塔斯社簽訂新聞交換協定,台灣新聞記者也能直驅北京、莫斯科採訪,來去自如。如今誰還會相信我曾在海外和中共、俄共記者鬥爭多回的往事呢?

~~~~

塞纳河畔吴岳添著·中央编译1996年版)


吳岳添,男,漢族,1944年11月6日生,江蘇武進人。中共黨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研究員。主要學術專長是法國文學流派。1967年畢業於南京大學外文係法語專業,1981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外國文學係法國文學專業,獲文學碩士學位。198612月-1987年9月在巴黎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進修文學社會學。曾任外文所科研處處長,南歐拉美文學研究室主任,中國法國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現為外文所研究員,中國作協會員,中國法國文學研究會會長,從2002年起為湘潭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特聘教授、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研究所所長。
中文名
吳岳添
民 族
漢族
出生地
江蘇武進
出生日期
1944年11月6日

1學習工作經歷編輯

1944.11.6出生於江蘇武進。
1950.9-1956.7在江蘇常熟、無錫和揚州等地讀小學。
1956.9-1962.7南京市浦鎮中學
1962.9-1967.7南京大學外文係法語專業
1967.7-1968.7留校搞文化大革命一年
1968.9-1969.12江蘇淮安林集6436部隊農場鍛煉
1969.12-1970.3安徽廬江縣白湖農場鍛煉
1970.5-1972.4瀋陽松陵機械廠鉚工(今瀋陽飛機製造公司)
1972.5-1978.8瀋陽松陵機械廠情報室翻譯
1978.9-1981.7中國社會科學研究生院外國文學係法國文學專業
1981.9-1985.11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理論室
1985.12-1987.9巴黎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進修
1987.9-2002.7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
2002.8—湘潭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教授

2科研成果編輯

專著:
1。《法國文學流派的變遷》(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
2。《法朗士----人道主義鬥士》(長春出版社,1995)
3。《盧梭》(華夏出版社,2002)
4。《薩特傳》(新世界出版社,2003)
文集:
1。《遠眺巴黎》(敦煌文藝出版社,1994)
2。《塞納河畔》(中央編譯出版社,1996)
3。《世紀末的巴黎文化》(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8)
4。《法國文學散論》(東方出版社,2002)
譯著:
文藝理論
1。《論無邊的現實主義》(上海文藝出版社,1986年初版,1998年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重版。)
2。《電影作為語言》(合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8)
3。《論小說的社會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8)
4。《社會學批評概論》(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93)
社會科學:
1。《左拉文學書簡》(安徽文藝出版社,1995)
2。《讓-雅克·盧梭,明信片畫傳:他的生平與著作》(三聯書店,1996)
3。《小愛大德》(中央編譯出版社,1997)
4。《最動人的世界史》(太白文藝出版社,1998)
5。《薩特,波伏瓦和我》(中國三峽出版社,1998)
6。《話多的女人》(作家出版社,1999)
7。《被歷史控制的文學》(湖南美術出版社,1999)
8。《古埃及探秘——尼羅河畔的金字塔世界》(台灣時報出版公司,1994,上海書店出版社,1998,2000重印)
9。《絲綢之路——東方和西方的交流傳奇》(台灣時報出版公司,1994,上海書店出版,1998,2000重印)
10。《中國艷情——中國古代的性與社會》(荷蘭高羅佩著,台灣風雲時代出版有限股份公司,1994)
11。《吸血鬼——暗夜裡尋找生命》(台灣時報出版公司,1995,上海書店出
版社,1998,2000重印)
12。《十字軍東征——以耶路撒冷之名》(台灣時報出版公司,1996,上海書店出版社,1998,2000重印)
13。《亞歷山大大帝——在版圖的最前線》(台灣時報出版公司,1996,上海書店出版社,1998,2000重印)
14。《香料》,(香港三聯書店出版社,2002)
15。《埃及豔后》(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
小說:
1。《苔依絲》(漓江出版社(1992,多次再版)
2。《左拉短篇小說選》(湖南文藝出版社,1993,合譯)
3。《羊脂球》(漓江出版社,1993,已重印8次以上)
4。《南方郵航》載《夜航》(接力出版社,1996)
5。《環遊黑海歷險記》(青海人民出版社,1998)
6。《非常關係》(海天出版社,2000 )
7。《終極秘密》(海天出版社,2002)
8。《幸福得如同上帝在法國》(人民文學出版社,2003)
主編:
1。《世界短篇小說名著鑑賞辭典》(合編,燕山出版社,1990)
2。《世界長篇名著精華》(合編,漓江出版社,1992)
3。《馬丁·杜加爾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2)
4。《諾貝爾文學獎辭典》(敦煌文藝出版社,1993)
5。《中外愛國詩文名言》(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5)
6。《世界著名短篇小說分類文庫》(中國和平出版社,1996)
7。《法朗士精選集》(山東文藝出版社,1997)
8。《大仲馬精選集》(同上,1999)
9。《法國經典戲劇全集,法國卷》(浙江文藝出版社,1999)
10。《法國童話》(海豚出版社,外文出版社,2000)
11。《人類文明畫卷叢書》(26種,重慶出版社,1999)
以上共計47項
已完成和即將出版的成果:
1。“九·五”國家重點項目:《20世紀外國文學史》(5卷)中的《法國文學》部分。(譯林出版社)
2。中國社會科學院重點項目:《法國小說發展史》(浙江大學出版社)
3。文集:《法國文學備忘錄》(人民文學出版社)
4。譯著:《20世紀迷茫的孩子們》(河南人民出版社)

3社會兼職編輯

現為湘潭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特聘教授、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研究所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作協會員,法國文學研究會會長。


網誌存檔